科技

谷歌和OpenAI在AI领域跃飞的幕后是令人骄傲的女性力量

ChatGPT横空出世后,就迅速打破了用户数量破一亿的最快记录——2个月,要知道Twitter花了5年时间、Facebook花了4.5年时间才达到这个成就。

 

人们争先恐后地关注和使用ChatGPT的同时,它背后的开发团队及公司也正式走入大众视野——OpenAI,一家成立于2015年、直到2019年公司人数仅刚过百人的人工智能研究公司,在2022年接连推出DELL-E人工智能图像生成器,以及ChatGPT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程序。

其中,基于Clip模型(多模态模型)所开发的DELL-E2,引发了AI作图的一阵浪潮。而DELL-E2和ChatGPT这两个爆款AI应用,都是由OpenAI的CTO(首席技术官)Mira Murati主导开发的。

2022年9月,美国顶尖的风险投资公司Greylock特邀了李飞飞和Mira Murati两位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人士相聚一堂,以“人工智能中的‘人属性’介入”为主题,进行深入的讨论。

李飞飞说:“人工智能不是一个东西。设计人工智能系统实际上是需要将人的思想、行为习惯渗透到产品开发的各个阶段。我们需要将伦理和以人为本的价值观,注入人工智能系统中。”

Mira说:“我认为,当我们有了DALL-E或GPT-3这样的工具时,也许人们会对‘共创’这个概念和行为,有更加崭新的认识和理解。创作方式的变化引发了人们对‘作品’拥有全新的欣赏模式。”

天道酬勤,李飞飞获得全额奖学金,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读本科。头顶名校毕业光环的她,在毕业时接到了华尔街多个高薪酬的offer,但她却做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决定:去中国研究藏药——这对于对于她来说并非临时起意,她认为藏药可以在哲学和方层面上给她更多的理解。

到了2009年,ImageNet已包含了超过大量的标注照片,包含2万多种物品,如此巨大的图库,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里程碑,规模如此之大,在当时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。当年,李飞飞等在CVPR2009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ImageNet: A Large-Scale Hierarchical Image Database》的论文。论文一经发表,学界和业界都为之震惊。甚至这篇论文发表后的十年,人工智能领域新创了一个比赛“ImageNet大规模视觉识别挑战赛(ILSVRC)”,由来自世界各地的行业高手基于ImageNet进行算法编写竞赛。

2014年,谷歌与来自牛津大学的两位研究人员共同赢得竞赛,这两个人很快被谷歌招募,并加入了他们收购的DeepMind实验室。

手握如此高价值的ImageNet,本可以迅速获取商业利益,但李飞飞却又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。她公开了整个ImageNet,免费提供给了全世界的研究团体。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,都能够使用ImageNet对计算机图片识别准确率进行训练。借助ImageNet数据库提供的数据支持,如今计算机图像识别的错误率已经从28%降到3.6%,这甚至比人眼识别错误率还要低。

2016年,在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担任教职的李飞飞宣布,将利用学术休假时间加入Google Cloud,担任Google Cloud AI首席科学家,并促成了Google AI中国中心的落地。在李飞飞看来,AI的世界里,中国早已觉醒,成为了AI未来发展极其重要的一部分。

在2017谷歌开发者大会会上,李飞飞说:“我目睹了中国在AI基础研究、创业、发展等方面走到世界前列。在ImageNet图像识别大赛、Kaggle的AI编程竞技平台上以及基础科研等方面,都有巨大的成就。今天,我和团队回到中国,希望开始一段长久、真诚的工作,创造未来。这个中心将与我们在世界各地,包括纽约、多伦多、伦敦和苏黎世在内的AI研究小组一起,共同让人工智能更好地服务于全人类。”

李飞飞是一位强调人工智能道德伦理的科学家。她经常写文章强调“AI为善”和“以人为中心的AI”的重要性。她卸任谷歌高管身份回到斯坦福之后,设立了“斯坦福以人为本AI研究院”,力主让科技回归人性。

想要关注李飞飞教授的最新动态?以下是李飞飞教授的社交账号:Twitter:twitter.com/drfeifei

02

Mira Murati:

从特斯拉到OpenAI

从顶尖产品经理到CTO

Mira是美国人,出生于1988年,祖籍阿尔巴尼亚,父母都是高中教师。她在常青藤名校达特茅斯学院取得了机械工程学士学位,便开启了硬核的职场生涯。

2012年,她加入了航空航天设备和系统公司Zodiac Aerospace,担任概念工程师。

2013年,Mira入职特斯拉,随后担任了Model X的高级产品经理,领导了特斯拉汽车产品的设计、开发和发布。直至2016年,以AlphaGo4:1大胜李世石的事件为标志,人工智能进入了新的发展热潮。

同一时期,特斯拉也开始研发一款有人工智能支持的驾驶员辅助软件Autopilot,还开启了人工智能支持机器人的研究。受到特斯拉业务拓展的启发,敏锐的Mira也开始思考AI在现实世界其他领域的应用。

2016年-2018年,她离开特斯拉加入计算机硬件传感器设备公司Leap Motion,担任产品和工程副总裁。Leap Motion正致力于开发一种增强现实系统,希望人类用可以用手势来代替键盘与鼠标,和计算机进行交互。Murati也非常希望让与计算机交互的体验“就像玩球一样直观”。但她很快意识到,这项依赖VR头显的技术还为时过早。

2018年6月,Mira加入尚为非营利组织的OpenAI,担任应用人工智能和合作伙伴关系副总裁。Murati发现,这家人工智能实验室正在遇到一个明显的瓶颈,那就是随着数据运算量的增大,OpenAI需要越来越多、越来越贵的算力进行支撑,仅靠外界的捐赠是绝对无法覆盖巨量的成本的,所以商业化成为了OpenAI的必要转变,唯有变成一家真正的企业,才可以有机会实现OpenAI的在人工智能的伟大突破。2019年,OpenAI重组为营利性的初创企业,母公司同时仍保留了非营利性,还聘请前YCombinator 总裁Sam Altman 担任 CEO,并获得微软10亿美元的投资。

2020年12月,Mira被晋升为研究、产品和合作伙伴关系高级副总裁。2022年5月,她被晋升为首席技术官。据OpenAI的官宣,她被选为CTO的原因是:在过去18个月出色地领导了OpenAI的产品研究和合作,如 DALL·E(一个根据自然语言描述可创建逼真图像艺术的人工智能系统)。如今不过几个月,她又掷地有声地推出了第二个来自OpenAI的爆款产品——ChatGPT。

上个月,《时代》杂志采访Mira,并将她称为“ChatGPT的创造者(The Creator of ChatGPT)”,却引来了一些推特网民的嘲讽,认为以她的年龄和学历,绝对不是ChatGPT的核心人物,只是一个热衷于炒作自己的“美丽花瓶”,抢了团队里男人的功劳等等。事实上,将研发团队的领导称为“creator”在国外的新闻采访中并不少见,Mira也尽可能低调地面对媒体,社交账号上也大多是发布公司研发进展,或是转发自己对于人工智能的思考。

Mira甚至谦虚地表示,现在外界对ChatGPT的评价太神话了,希望大家能够对即将问世的GPT-4模型的评价更加冷静务实一些。当前不少人认为,GPT-4除了可以对话、撰写文章之外,还可以处理更复杂的人类功能,比如取代人类意识。

Mira认为,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需要深入了解人类社会的需要和价值,将其应用到真正有意义的领域中。透明度是保障人工智能系统公正、公平和合法性的基础,只有透明度才能建立人工智能技术与人类之间的信任关系。

想要关注Mira的最新动态?以下是Mira的社交账号:

Twitter:twitter.com/miramurati

一个能够包容多元价值的AI体系,定然会比单一趋同视角的AI体系更有优势,更具人性。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性化色彩,正在由优秀的女性力量建筑和丰富。李飞飞教授所努力倡导的“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”,Mira所坚持的“透明的高信任度的人工智能”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作者:蒹葭 排版:骆伟玲

图片源于Q仔互联网冲浪所得,若有侵权,后台联系,Q仔滑跪删除~